Top
最新内容

火车票低价造成了举国浪费

星期五, 2月 5, 2010 at 12:45 下午

十年来我不断撰文解释,要治理春运综合症,即乘客长时间排队、黄牛党猖獗和火车站大混乱等关联现象,有一个办法,也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让火车票充分提价。 »

政府卖地消除楼市泡沫

星期二, 1月 26, 2010 at 11:16 下午

价格决定成本,而不是成本决定价格。价格是由对最终成品的供求决定的,决定了以后,再倒过来决定生产原料的价格。房价是完全由供求决定的,房价被供求决定后,才倒过来决定土地的拍卖价格和开发商的利润。 »

从庞士骗局到合法集资

星期六, 1月 9, 2010 at 6:23 上午

我认为当前关于“集资”的法律条文,关于抓什么放什么,写得不清楚,由此还导致了另一层因果关系,即由于法律对正当的集资行为管得过死,而诱发了不正当的集资行为。 »

爱市场就不能放了吴英

星期四, 1月 7, 2010 at 7:48 下午

合理集资与庞氏骗局的基本区别,在于举债人有否刻意、反复、系统地向放贷人谎报其盈利能力。有恻隐之心,就应该放吴英一条生路;但要维护市场经济秩序,就不应该放了吴英。 »

请转发所有房市经济学家

星期一, 12月 28, 2009 at 11:59 下午

政府向买房者征税,和向开发商征税,效果是一样的,即以第三者的身份强占住房面积。原来一百万能买三室的,征收重税后,只能买两室了,相当于第三室被某公务员强行入住了。请问,这能打压房价吗?岂不成了永动机了? »

什么才叫黑社会

星期一, 12月 21, 2009 at 12:25 上午

我早在2006年接受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采访时回答说,对中国最大担心之一是出现“黑社会化”的问题。那什么才叫黑社会? »

人不应比牛有更大的屁权

星期三, 12月 16, 2009 at 4:01 上午

牛吃草放屁,甲烷影响了气候。难道人直接吃草,放屁就不影响气候?应该将胡闹进行到底,高调喊出“人畜共勉,节制放屁”的纲领。 »

从萨缪尔森看经济学局限

星期二, 12月 15, 2009 at 3:26 上午

萨缪尔森辞世,一时涌现许多盛赞他的睿智和贡献的博客文章。我认为萨缪尔森对这些赞扬当之无愧。但正因如此,我们也不得不同时追问:经济学究竟怎么了? »

李子旸:铅笔经济研究社正名

星期三, 11月 4, 2009 at 4:02 下午

想起“一份报纸的理念”:我们的朋友不是靠装聋作哑和八面玲珑换来的;如果我们有敌人的话,我们也不会向他们绥靖求和。 »

节制资本应从哪里抓起

星期日, 10月 18, 2009 at 6:45 下午

某公共知识分子主张“节制资本”,引来两位朋友反唇相讥,反驳为什么不先“节制脸蛋”和“节制鸡巴”。我想起十年前朋友的一篇短文,嘲笑的是深圳人大“把游戏机彻底清出深圳”的动议。三篇匕首供主张“节制资本”的朋友参考。 »

今年诺奖明显忽视了张五常的原创贡献

星期二, 10月 13, 2009 at 1:27 下午

被2009年诺贝尔颁奖委员会高度评价的洞见,至少在张五常1974和1987年的两件作品中可以完全清楚地看到原型,而 Ostrom 被认定的相关贡献,则最早只能追溯到其1990年的作品。我认为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明显忽视了张五常在时间上早得多的原创性贡献。  »

波斯纳谈凯恩斯的价值

星期六, 9月 26, 2009 at 4:19 下午

我期望有人能翻译这篇文章。波斯纳是大学者,可他也是老外,我们对批评老外没什么顾忌,不怕伤和气,批评他吧。 »

这一刻真美

星期六, 9月 26, 2009 at 1:39 上午

昨晚临睡前忽然读到子旸的“何处再觅此乐趣”,勾起许多回忆。时间过得真快。 »

要经济学干嘛?常识永远靠知识改进

星期一, 9月 14, 2009 at 2:41 上午

常识和知识,不是互斥的关系,而用互补来形容也不恰当,准确地说,常识永远靠知识来改进。每当我们谈起常识,就不要忘了想一想知识。  »

市场经济的优势就是缩小贫富分化

星期三, 8月 12, 2009 at 11:36 下午

在非市场经济条件下,贫富分化更多地表现在“饱与饿”、“生与死”和“健与病”的差别上;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在物质非常丰富的社会里,富人就只能在较为奢侈的消费上展现其优势。 »

茅于轼老师的市场观常自相矛盾

星期二, 8月 11, 2009 at 12:49 上午

我当然敬重茅于轼老师,不仅因为他的风度和品格,更因为他在国内率先且不懈地推介市场经济的行动。但是,我也一直认为他对市场经济的阐释,经常有自相矛盾之处。 »

Bottom